春花笑,美人如画

  门被推开了,见打外面进来一位一名男子肩背一把剑,身着一领秋罗布衫,踏一双布鞋,他做下后歇息了片刻后,对三人道:“查到了成成在集市上刚看见她从茶馆走出来又向观音山那方向去了。”

  张啸林听后道:“我们赶快去追啊!”

  濮阳花道:“是啊,啸林我等去吧!”

  婷儿道:“是啊!我等去吧!”

  这样,无痕兄,你在家中歇息,尔等去便是。

  无痕点点头。

  走在去观音山的路上,成成心事重重,见好多的香客赶观音山的庙会。

  踱步在廿四桥前徘徊,见前面有三人前来近了一看原来是张啸林等人。

  成成看了一眼张啸林道:“你等怎么来了,我····!她有些哽咽。

  张啸林道:“怎么上次在秀楼前你怎么独自一人离我等而去,你知道我等有多么担心你吗!你不是说我们的事都一起来的吗!”

  好了我只是不想你等卷进来,这样我对不起你等。

  婷儿道:“成成姐你不要这般说,我们是姐妹吗!要共患难。”

  濮阳花道:“是啊,我们都事你的后背。”

  谢谢你。

  好了,我们去客栈吧!

  明天在商量怎么去找线索吧!

  岑府,大堂。

  管家行色匆匆来至岑玄明面前,老爷,少爷回来了,看他脸色不太好····还想说什么,岑玄明一摆手。

  管家会意退下。

  爹我回来了。

  好。你先去准备下快吃饭了。

  我在外面吃了岑文人淡淡说。

  岑玄明点点头。

  天色渐渐似人般闭上了眼,今夜无月。房中一片黑暗,没有点灯。

  爹,岑文人轻轻的叫了句。

  岑玄明没有回音,岑生踱步来到近前杵立一边,暗中岑玄明目光闪动直视岑文人许久。岑玄

  明开口道:去点上灯。岑文人踱步上前点亮了灯,房中显得有些光亮,丝丝的光线在闪动。

  你不用说我就知道你所思何事。好了,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教你武功是吗?

  是的,您为何不教我武术那!

  我是不想你卷入江湖上的恩怨纷争中去你明白吗!

  我明白了。我先回房了。

  等等!你站住,你今日事去寻成成姑娘了对吗!

  你怎么知道,你派人跟踪我。岑文人有些瞪视。

  没有只是怕你有什么不测,我也是在保护你你知道吗!

  那好吧!我先回房了。

  清晨,一轮朝阳从邗沟升起,洒下一片金色在海面上,一艘船停在岸边泊岸,船夫铺好木兰跳板,一名青年劲自走到眼前,低首待命。船上走下一位身着着青色交领服,外着一件长褂,蹬一双白底白布长靴,古铜色肤色透出活泼生气。英姿飒爽,眉间透出生气。那名青年上前道:“什么事怎么急。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//a/jrrd/20200624-589.html